L A 討論區's Archiver

la8896 發表於 2007-2-23 06:43 AM

(現代女性奴系列10) 雅君的大學性奴生活

雅君的大學性奴生活
作者:lopx
(1)
 又是一個夏天,但對於我們故事中的主角雅君來說這是一個不同的暑假,因為她考上了大學,在中學的十年苦讀總算是換來了一個滿意結果,但她萬萬沒有料想到她的大學生與一般大學生是不一樣的,因為她的室友心怡。
 快樂的暑假就要結束了,雅君坐上了開往雲都市的汽車告別了自已的家鄉準備開始自已的生活,經過10個小時顛簸雅君終於來到了她心中的大學,還沒進校門兩個在校門口迎新的大三學生就對雅君抱以熱情的微笑,看到雅君的男生總是這樣雅君也沒怎麼太在意,問明自已寢室的所在就往寢室走去。女生寢室是一個高大的白樓在校園堛漱@個安靜的角落,雖然幽靜但雅君總覺得有一點點詭異,女生真的是很有第六感因為這一幢寢室樓詭異到把雅君的下半生引導到另一個軌道上。一個她自已從來沒有想過的軌道上。
 雅君來到了她的寢室311,門沒有關雅君推門而入,那刹那雅君一道閃電掠過雅君的心門,因為她看到了一樣她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一個比她還漂亮的女生,“hi你叫雅君吧,遙言說你是個有名的漂亮女生,不過這次遙言好像是真的。”
 那個漂亮女生的開場更讓雅君感到這個女生不但漂亮而且很特別至少她的開場白與眾不同,“那有,你比我漂亮得多,說真的你美得讓我驚呀!你叫什麼名字,只你知道我的名字很不公平呀?”
 “我叫心怡!我在這所大學與眾不同之處在於我的身份,我是校長的女兒!”
 “原來是校長的千金呀,能和你住一個寢室真是榮幸呀,以後要你多關照了!對了這堳蝏禰u有兩張床?我所知道應該是四個人一起住的呀。”
 心怡把手指放在嘴邊開心地一笑:“這是我讓我爸爸安排的,以後就我們兩個人住在一起!大學四年我們盡情快樂吧!”
 雅君很高興可以與這位心怡住在一起,因為她和自已一樣是個美女她的爸爸又是校長這會方便很多,不過她想錯了徹底地想錯了。
 大學生活就這樣開始了,心怡是一個愛好廣泛的女生,他喜歡游泳,打球,爬山,上網吧。這一切的一切雅君都感到萬分新鮮並和她一起玩,就這樣淋漓盡致地玩,不知不覺就要期未考了,當雅君驚覺到的時候卻只有一星期了,面對一大堆書雅君頭皮發麻,這怎麼辦?
 當雅君為考試的事頭痛的時候她看到心怡依舊無憂無慮地玩著電腦她心中有了一個想法,但她並不能確定,於是雅君試探地問了一下心怡:“希你怎麼一點都不怕呀?要考試了,全掛可是要退學警告的呀。”
 “看你怕的,我玩的時候早就鋪好路了!我有答案!”
 “你有答案?真的假的?”“當然真的!現在就有了”說著心怡拿出一張晃了一下,雅君極是高興:“快快讓我複印一下!”“不行!不給你複印!”
 這是心怡在這一個學期堬臚@次拒絕雅君,雅君一呆,心怡接著說:“我考試的時候傳答案給你,現在不給你!”
 “讓我複印一下不就行了?這麼麻煩呀!”
 “你這小姑娘真是天真呀,這東西怎麼能拿去複印讓人看到怎麼辦?”
 “那我抄一份。”
 “不行,都說了我考試的時候會給你的你放心好了!”心怡一邊擺動著那穿著旅遊鞋的腳說著。雖然雅君有一點點奇怪不過還是接受了心怡的做法。
 考試的那一天終於來了,雅君坐在考場埵茪蓱伔u的就坐在她的旁邊,雅君覺得非常安逸,一切都和她知道的一樣,她向心怡看了一眼,而心怡則抱以一個微笑,但這個微笑有一點點陰危,不過雅君並沒有注意到。
 試卷到手,雅君根本就沒有去看試題,因為什麼也看不懂,她一直在看心怡,只見她的室友運筆如飛,頃刻一張試卷就寫滿了,然後她就在全白的草稿紙上寫了起來,不久心怡錄巧地把張折成一小團扔過來給雅君,雅君的心砰砰直跳,看准監的不注意把紙翻出來,接下來雅君一等老師不注意就沒命地抄,快抄到一半了,雅君在老師背對她時,又把紙條拿了出來,砰!門口沖進來一個手拿數碼相機的巡考人,一臉嚴厲地來到雅君桌前!拿起雅君的紙條,並帶走了她的試卷。雅君呆呆地坐在原地,她知道大學做弊被抓意味著什麼,但想起心怡她又有了希望。。。。。。。。。。
 寢室堙C“心怡!怎麼辦?我被抓了!你要幫我呀不然我拿不到學位的了”
 “呵呵,你完了,我不想幫你,讓等著退學吧!”
 “什麼?你不幫我?別開玩笑了!這要命是事呀,姐姐。”雅君這一急這姐姐兩個字脫口而出,“妹妹,想讓我幫你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以後都叫我姐姐!”
 “都叫你姐姐?什麼意思?”“還不明白,就是你要做我的奴隸,我做你的主人,你以後要完全服從我!從身體到想思都是一樣!這樣我就給你搞定這件事!”
 “奴隸?主人?你說什麼?”
 “如果你願意讓我幫你的話,你現在就跪下來吻一下我的鞋子。然後把這張合同簽了!”
 說著心怡從桌下拿出一張合同,雅君看了一下馬上感覺到自已的大腦受到了有生以來的最大一次的衝擊因為合同是這樣寫的:
 我—雅君原做心怡主人的奴隸,必須像狗一樣地忠實於她。
 在寢室堸ㄚD主人要求一律裸體,並配帶主人要求的配件。(以鐐銬為主)
 必須每天修括體毛必須做到除頭髮不留下一根毛,陰毛,肛毛,腋毛都要刮乾淨。
 奴隸以後的飲食以獸用雜交發情藥,主人的大小便,洗腳水,拉圾為主。
 主人可以決定我的性交對像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家畜還是野獸,有生命的無生命的,主人可以任命我做任何工做,家菲,舔腳奴,外出妓娼狗。
 主人以後可以任再增加對奴隸的要求!
 我雅君鄭重發暫遵守以上條款做心怡的奴隸!
 “看完了嗎?這是你以後的生存方式,不然我不給你搞定這件事,還會讓你做弊的事情在網路上,在教育界流傳開來,你就算再高考也不會有大學要你!”
 心怡用殘忍的目光看著雅君並說出這些話。雅君邊無選擇因為那樣的後果太嚴重了,家堣H不會原諒她的。萬分無奈之下雅君只是祈禱一切都是心怡的惡作劇!她顫抖著手在那張可怕的合同上寫上了自已的名字!並跪下在心怡的旅遊鞋上吻了一下。
 “太好了!你是我的終身奴隸了!”心怡開心的直拍手!
 “以後你就叫我主人你無權叫我姐姐了!現在你把你銀行堛瑪全部取出來,去打鐵鋪!用你的錢給你打造一身鐵鏈!”
 什麼!
 雅君知道了心怡說得都是真的。“好的姐姐,我們這就走吧。”

(2)
 “走吧走吧,我的妹妹,我的寵物!”
 路上…………….
 “姐姐真的有鐵匠鋪做這種生意嗎?”
 “嘻嘻放心吧,我早準備好了!都說好了!就晚上去。”
 心怡帶著雅君東拐西繞終於在城市極僻靜的一角停了下來,但在雅君看來這堣偵礞]沒有。
 “這堿O哪?”
 “這種地方自然要在地下的呀!”
 說著心怡帶著雅君走進一個小酒館,老闆一見到心怡就笑呵呵地迎上,說:“大小姐這就是你帶來的要上裝的奴隸呀!”說著一雙色咪咪的眼睛就盯著雅君直看,雅君被他看得大羞,向旁邊側了一側。
 “你幹什麼?雅君妹妹?這就不好意思了呀,以後你要經常裸體示眾的!嘻嘻。”
 雅君一聽大急:“我。。。我不當奴隸了!你讓學校開除我吧!我不當了!不當了!”
 說著雅君向門外狂奔而去,想奪門而出,不料突然身子一輕,被一個彪型大漢像抓小雞一樣提了起來,“簽過契約書了嗎?”
 這大漢的聲音有如暴雷,雅君被其聲勢所驚,委委屈屈地說:“簽….簽過了!”
 “那就由你不得了!”
 “啪”地一聲雅君被扔在了地上,雅君只覺全身骨頭欲裂,再沒勇氣站起來逃跑。肥如浣熊,一臉圓滑的老闆走了上來對大漢說:“今天做大生意,酒客的生意就不做了。關門關門”
 “理會的,我這就去!”
 這時房間堨u剩下老闆和心怡兩個人(此時此刻我們的主角雅君除生理之外已不是一個人了,故此處算人之數就不把它算入其內了)心怡笑嘻嘻地找了一張登子坐下,當真玉腿如畫,白衣勝雪。老闆搓著雙手笑營營地迎上來:“大小姐,這女孩您要怎麼上裝?說真的我第一次見到這麼好的貨,可得上個好裝呀!這埵雪s到的西哉精鐵硬度和重量都大過鉛!真正好貨,真正好貨!”
 “就知道掙錢!老闆你也真是的,錢我是不計較的啦!反正以後雅君家彙來學費什麼都是我的,但你要給我真貨呀,老闆!”
 “那當然那當然!大小姐說的是,這東西好,錢就不重要了!雄哥,雄哥!動起來,有生意!”說罷從內間走出一個醫生樣子的中年人,樣子倒也忠厚。來到雅君身旁,靜靜地蹲將下來,一言不發伸手就去脫雅君的衣服!雅君原是不想動了,但此時還是沒命地掙紮,雙隻腳向後亂踢,雄哥很專業地在雅君脖子上一擰,雅君就暈將過去了……..
 三個小時後雅君悠悠轉醒,但覺自已全身赤裸,灸熱難當,原來它以處在地下室,而她身邊有一高大的煉鐵爐,只見火焰沖天,火苗成蒼白色,想是正在煉製西哉精鐵,那個雄哥卻正爐邊全心全意地工作著,竟對雅君這個全裸的絕色母犬全無反應。而心怡和老闆則在門外笑嘻嘻地看著,心怡一直在問老闆這次做之刑具的用法,老闆也津津有味地答著。
 對雅君而言,現在灸道也罷了,但有生以來第一次赤裸示人,她急手捂住自已的乳房與陰部,這一摸不得了,原來她發現自已白藕般的手臂上密密麻麻地刺滿了青,定睛一看原來是幾條交錯盤繞的青蛇,從臂膀開始盤將下來,蛇頭則刺在手背上,再看一眼自已那嬌小的的乳房這一驚更加非同小可,原來自已柔嫩玉白的小乳房上刺上兩朵妖豔欲滴的牡丹花,再一看,發現自已全身都是刺青,背上,屁股上,大腿上。
 雅君急得快哭了出來,又覺陰部極涼,定睛一看卻原來是陰毛被剔成了白虎,自已腋下也大覺不妥擡起來一看卻原來是腋毛不知所蹤,雅君只覺從頭到腳每一寸皮膚都羞到極處,腦中一白又暈了過去。
 “啪!”一聲清脆之聲,雅君被馬鞭打醒,現在可憐的雅君趴在心怡的腳下,臉前卻堆著一堆暗亮的鐵鏈,當真鏈如山積,並且幽黑生亮,令人生畏,雅君嚇得魂飛天外,大叫:“不要!不要!。”掙紮起來又想跑,誰知貌似文靜的雄哥一把雅君抓起再度扔在地上,“你和心怡小姐有約在先,這當兒又來反悔!像你這種小女孩我一拳就可以打死!年青人以後說話行事該當檢點一下!”雄哥不叫雅君爲狗,不過嗓音中氣十足,平和沖謙,更是令人生畏,雅君原本太想抵抗,但聽了雄哥一句話不由慢慢軟將下來,雙膝跪地,腰門下彎,雙乳貼磚,一付楚楚可憐,令人宰割之像。心怡大喜道:“這位雄哥叔叔真厲害,雄哥叔叔你讓雅君這小母狗自已帶上這些練鏈好不好嘛?”“小姐沒有問題!不過這些刑具之中有幾種需得在身上穿孔,目下這小女孩全身酸軟,筋骨欲裂只怕她自已萬難穿上,敢請讓在下幫她上完這幾道刑具接下來在下自會讓她自行上鐐銬,以供小姐一飽眼福。”“好呀,雄哥叔叔真好,就交給你了!”心怡極有興致,大是高興,雙足亂踢,當真膚如凝脂,杏眼桃腮,白衣如花,玉腿勝雪。雄哥對心怡極是尊敬,躬身彎腰道:“得令!”然後就轉身將雅君一把拉起,用粗麻強將她捆在一個大鐵架上,雅君在雄哥的擺弄之下當真有如一隻小雞,全身放鬆任由擺佈,竟沒有發出一點點聲音,雄哥拿出氫氧焰槍用其射出的蒼白火焰將一根比手指略細的鐵棒燒致通紅!空著得左手去拉開雅君的櫻桃小嘴,用兩隻強壯的手指將雅君優美柔滑的小舌頭硬生生的拉出來,雅君自然知道他要幹什麽,只嚇得魂飛天外,但舌頭被制,雅君想叫又叫不出聲來,只在咽喉中發出極沈悶的“熬熬”之音,像極野獸,心怡一聽大喜,咯咯嬌笑:“妙極妙極,有沒刑具讓它只能這樣叫?老闆大叔。”“自然有的,自然有的那堆金屬奡N有了,大小姐等著看好戲吧!。”老闆彎腰哈背對心怡大大討好。這邊,只聽得一聲鬱悶而淒涼的獸叫,原是雄哥將紅鐵棒刺入了雅君的小舌頭,雄哥用極有磁性的聲音說道:“昏吧,昏過去吧,那樣就不痛了。”雅君果然暈了過去,雄哥從舌頭之中抽出鐵棒,由於鐵棒熱極雅君那小舌頭被空刺後竟沒有流血,而是鞏怖的留下一個竟注有空氣的洞,雄哥從金屬堆之翻弄一陳,找出一個口徑與紅鐵棒一樣的銀色舌環,其中有裂口,雄哥一言不發,沈著地將環穿去雅君的舌頭,並用氫氧焰將缺口熔化焊接而住,並用挫刀將焊接之處挫平,雄哥明顯是專家,手藝當真巧奪天工,這只環在雅君的舌頭上竟然好似與身俱來一樣,因爲看不出焊接口在何處,萬萬聯想不到此環是人工穿將上去的,觀衆不由大喝彩。接著雄哥如法炮製將一更細一點的鐵棒燒紅在雅君的左右乳頭,兩片陰唇之上各穿一洞,二個乳環,二個陰環穿肉而上。此間雅君被痛醒四次,暈死三次,當真十二分淒慘,十二分恐怖。心怡也不由暗暗心驚,不過內心卻大感刺激,絲毫沒有可憐雅君的想法,不過畢竟沒有見過如此場面被嚇得說不出話來,靜靜地睜著一對妙目看著,暗暗佩服著雄哥的手段。。。。
 由於雅君痛醒的次數比痛暈的次數多處一次,在穿完陰環之時雅君處於清醒狀態,哭著說倒:“你們真殘忍爲什麽不給我打麻藥?給什麽不給我打麻藥?你們殘忍!你們邪惡!。”“殘忍的是我,不是他們,我的雙手沾滿血腥。但你做爲一個奴隸和普通人是有區別的,奴隸是要將終身忍受痛苦做爲人生的一大目標,麻藥這種逃避痛苦的東西不適合你。”雄哥靜靜地說道,雅君沈默了一下,默默說道:“雄哥叔叔說得對,雅君我做奴隸的該。。。該當如此。”向來反抗的雅君有生以來第一次屈服於奴隸這個身份,雄哥那磁性而又無感情的聲音曾讓無數奴隸屈服於現實接受自已的未來。雄哥接著對雅君說:“6環之中尚有一陰蒂環未穿,穿此環大是痛苦,你覺悟吧。”說著用手指開始摳弄雅君的肉芽,手法熟練,雅君被他玩弄得欲仙欲死,不由得發出一聲聲浪叫,密穴之中淫水也隨之流出,陰蒂也腫了起來,雄哥見時機成熟心不跳手不抖地將燒紅的鐵棒空刺而過,雅君雙腿崩直,肌肉筋孿,斷斷續續的浪叫也在那一刹那變成了聯續而又欺淩的慘叫,雄哥不去理會雅君的強烈反應,趁機將一個明晃晃的陰環傳將而入,並用氫氧焰死,至此與雅君一生相隨,硬過鐵石的6個金屬環,與雅君的肉體結合在一起,“可憐的羊羔,記住這一星期之內你要時不時地轉動身上的所有環,不然它們和肉長在一起,到時候要將它們與肉撕將開來!你又要受到一番痛苦!”“是!。。。。。。”雅君答得平靜,她的心徹底被雄哥過濾了,一個天真燦爛,招氣芬發的少女之心,被雄哥變成了一顆奴隸之心。雄哥躬身回頭對心怡說:“小姐,六環已穿好,餘下的刑具她自已可上,是否讓她休息一下再上?還是即刻上鐐?”“不用了,有什麽好休息的?雅君妹妹,你快快帶上鐵鏈讓我們們你是個什麽樣子,快點快點!”心怡摧到!雄哥給雅君松了綁,雅君馬上癱軟在地上,一動都動不了,雄哥輕輕說道:“去,爬到那堆鐵鏈旁邊,自已一樣一樣戴上!”

(3)
 雅君無奈,只得扭動著屁股拖著疲憊不甚的身體向那堆冰冷金屬爬去,在明亮的燈光下衆人注視下雅君跪坐在自已的腳根上注視著眼前這堆做夢也沒有想像過的東西眼眶堣ㄔ挴膉F,其神態之動人當真麗若春梅綻雪,神如秋惠披霜,兩頰融融。霞映澄塘,雙目晶晶,月射寒江。在看得所有人不由爲此動情,他們和雅君一樣知道從今住後等待她的是什麽樣的歲月,一時間整個地下室寂靜無聲,透出一股地獄的殘忍氣息。但似忽心怡對雅君完全沒有任何同情之意,喊道:“你在發什麽楞呀?叫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嘛,氣死我了,一點都不利,晚上回去一定好好懲你!你今晚別想睡覺!”說著一腳踢中了雅君那嬌嫩的乳房,心怡一身運動神經下腳極重直把雅君踢了個玉頸著地,肛門朝天,雄哥在一旁看著不忍,輕輕地說道:“去吧,雅君!、回憶不過是過去的亡靈,而你的將來是身爲母狗的生涯,要讓心像冰一樣平靜,做你該做的事,我會在你身後守護你的,去吧雅君,讓自已變成母狗吧!”
 雅君的腦中一片暈眩,她就像是被雄哥催眠了一樣,伸出一雙玉手在冰冷的鐵鏈堆娷膚芊A終於找出一個碩大的純鋼項圈,與普通狗項圈不同該項圈有著與衆不同的重量,雅君嬌小乏力的雙手被項圈的重量壓得發抖,項圈的鋼圈度有三釐米之多,特殊的金屬加入鋼中極大地提高了項圈的堅固度,這樣的項圈完全可以鎖住一頭獅子,而如今它要帶在一個膚如凝脂的少女脖子上,雅君將這個可怕的項圈舉起與自已的脖子同高,閉眼深吸一口氣,將它套上了自已粉嫩如玉的勃子,那一刹那傳出來了兩個聲音,強力的機括使打開的項圈以極快的速度夾在了雅君的脖子上,由於加入特異金屬項圈上的鐐邊撞擊發出的聲音響非金非木,讓人聽了極是不舒服,而突如其來的情況更是讓雅君痛入骨髓,原來這個項圈看起來極大,但爲了增加堅固度大大加厚了鋼圈的口徑,中間留下的空間卻是極少,中空圓的直徑要小與雅君脖子的直徑,當機刮彈閉的瞬間三釐米厚的鋼片已有半釐米陷入了雅君頸中細肉中,爲此一聲尖叫從雅君的喉根之中發了出來,但並不悠長,因爲雅君馬上感到一陣窒息,這聲尖叫嘎然而以…,…兩個聲響,一個清楚撩亮,一個淒慘恐怖,加上視覺上的衝擊,當真是十二分嚇人,十二分可憐。只見雅君低垂著頭極促地呼吸,過了五分鐘之多才適應這脖子壓細的痛若,此間人人都擔心這項圈是否太過份了,只有心怡對此項圈極是滿意,說道:“雄哥叔叔你這項圈做得真好,你真本事!你看我的小狗帶了了多可愛。嘻嘻!”雄哥聲音有點發擅,直著雙眼說:“應….應小姐的要求比正常狀態加緊的!”“沒錯沒錯,就是要這樣,就是要這樣!”心怡睜著一雙大眼睛端詳著雅君的脖子,眼珠媯o出奮興的光茫,老闆傻了一會馬上說道:“那是,心怡小姐小店做的生意是真金白銀十二分錢,十二分貨,下次有要加鐐請再光顧呀!”“知道了,鈔票大叔!對了賤狗狗快繼賣呀!怎麽停住了?看我晚上回去怎麽抽你!”雅君此時雖然好得多了,但畢竟還沒有適應項圈如此之緊的鉗制,仰著頭在金屬堆中摸索(應爲現在一低頭雅君就覺得無法呼吸!)這次她摸到一根即粗且長的和銀白鋼鏈,和項圈一樣此物有著不同凡響的重量,雅君拿得十分吃力,雄哥在旁解釋到:“這是乳鏈,是鎖住母狗的乳房的,用法是在雙乳的乳根上各繞兩圈,再在雙乳中間鎖上鎖扣,與項圈不同乳鏈可以被衣服隱藏應心怡小姐的要求鎖扣用了死扣!也就是說該鏈是死鐐,一但帶上就是一生相隨的,雅君你以後要將它當成你身體的一部份!”“是,知道了。”雅君萬分委屈地答道。說罷用力地將鋼鏈在自已的右乳房繞了兩圈,剛要準備繞左乳之時恐怖的事情發生了!鋼鏈所剩無幾,最多只能再繞一圈,雅君轉頭用一雙要哭將出來的眼睛看著心怡,好像在說這帶不上,完全不夠長呀,心怡看著雅君不知所措的樣子高興得笑了起來:“嘻嘻沒想到吧,這根鋼鏈的長度經過我們的研究的,要當你的乳根最大限度地收縮,乳房徹底膨脹到極限才可以把鎖扣鎖上,你要死命地把鋼鏈往乳根嵎遄A明白了嗎?我知道那樣一定很痛,不情不自禁地叫出來,爲此我們做過點措施防備一下!”說著心怡把奈克運動鞋伸到了雅君的嘴邊,說道:“把我的鞋子脫了,把襪子含在嘴奡N叫不出來了!兩隻襪子都含進去喲”如合約所說這種事情很快就發生了,雅君猶豫了一下,輕輕地用自已的櫻桃小口咬住心怡旅遊鞋上鞋帶蝴蝶結的一角輕輕拉開,同時雅君感到一股惡臭,原來心怡昨天打了網球沒有洗腳,特地留到今天來爲難雅君,鞋都沒有脫出來已把雅君熏得大皺眉頭,無奈接受一切的雅君繼續著這用嘴脫鞋的屈辱工作,鞋帶很容易地帶開了,接下來雅君想了許久才用嘴叼鞋根想把鞋子從心怡的腳上脫下,但不成功,雅君只得再回去用嘴鬆動旅遊鞋的鞋舌,此時已可以聞到鞋中發出的強烈惡臭,只把雅君聞得眼淚直留,萬分委屈,總算鞋子鬆動了!雅君咬住鞋後根脫下,一陣無與倫比的臭風向雅君迎面撲來,雅君馬上一陳嘔吐,要知道雅君平時有名愛潔,可以說是大有潔僻如何受得了心怡如此臭腳,老闆在一邊打趣到:“小姐的腳丫真夠味呀,這小狗以後有的受了!”“嘻嘻,雅君小母狗,這只腳可是你舌頭經常要舔舐的地方呀,這樣怎麽行,快把我的髒襪子吃到嘴堨h!”說著心怡把襪子的前端放在雅君的小嘴唇上磨擦,大眼睛咕溜溜地看著雅君,面帶高興的笑容,興奮到了極點.雅君只得忍受著巨臭,把舌頭伸出舔了心怡的那髒得發黑的腳尖幾下,將一股鹹味混合了口水吃入肚中,不久雅君發現在襪尖做文章無法將它脫下來,於是把工作轉到了位於心怡小腿肚上的襪口,終於找到了著牙的地方,雅君咬住襪口拉了一點下來,爲了不拉痛心怡,雅君將嘴轉向另一邊的襪口也拉下這麽多,再回這邊拉,許久忍受了10多分鐘腳味的雅君終於把襪子脫了下來,露出了心怡那玉如白脂的腳丫,心怡把光腳在雅君的乳房上抹了幾下,說道:”現在不讓你舔腳,回去舔!快把我左腳的襪子也脫下來.”雅君只得屈辱地泡制心怡的另一隻臭腳,把襪子脫了下來放在地上,現在兩隻臭棉襪已經都靜靜地躺在地上散發臭氣,心怡則把在雅君乳房擦過的雙腳放在了雅君的兩肩上一用力,”還不是吃到嘴堨h?我看你膽子挺大的嘛,一直這麽慢,氣死我了,看我回去怎麽整你!”雅君低下頭項圈上的鐵鏈在碰在地上終終做響像狗一樣叼起一隻襪子,慢慢地吃到嘴.心怡的襪子是厚棉襪,又厚又吸腳汗,一隻襪子吃在嘴堣w經差不多填滿了雅君的口膛,與此同時雅君但覺自已口腔之中每一個細胞都在報怨放進來的東西太臭,但雅君沒辦法她現在要做的事只不過是如何用力把第二隻臭襪塞入自已口中,雅君儘量地張大嘴擴大口腔容量,終於把第二隻汗膩膩臭襪子擠入口中…….

(5)
看著雅君那被自已的汗襪子撐得鼓鼓的嘴吧和那水汪汪而又屈辱的大眼睛,心怡笑得是紅霞滿面,極是奮興,用兩隻赤腳放在雅君的大腿上,低下頭幾乎碰到雅君的臉,說:“你還能叫出來嗎?”雅君避開心怡那興奮的目光,輕輕地搖了搖頭,心怡一下子坐直,雙腳放在了雅君的雙乳上,說:“你看著我的眼睛,叫一下,儘量叫!”雅君無奈,用閃動的大眼睛看著心怡,從喉吼媯o出一聲悶響,大概由於襪子的臭味進入氣管,引起雅君一陣狂咳,但沒有一聲咳嗽咳完,心怡只覺得腳底的乳房不停地顫動,看到雅君的頭不停做出咳嗽的樣子,“看來是發不出聲音了呢!真是有趣,那快點帶上你一生相隨的乳鏈吧,那樣你的乳房會更大一點,我的腳放在上面會很舒服的呢,快點帶起來啦!”說完雙腳離開了雅君的雙乳,一隻放在雅君的肩上,另一隻腳的大腳拇指竟然插入了雅君鼻環之中,腳指頭頂著漢那的鼻子,雅君但覺腳味要衝入腦中,而同時鼻子上傳來的劇痛亦讓她發狂,“嘻嘻,這樣放著真好玩,你快點帶上乳鏈,你帶上了我就拿下來。”雅君的的鼻了承受了心怡一條腿的重量,劇痛難當,那項圈上的腦帶是動都不敢稍動,雙手在地上一陣摸索,終於找到了那在如此昏暗燈光下亦能閃爍明亮光澤的沈重鋼鏈,可以想象以後雅君的裸體之時乳房是如何地引人注目。有了剛才的教訓,雅君先改變了方法,先用鋼鏈在左乳上繞了一圈,然後雙手狠命地向兩邊拉,痛若讓她那塞滿臭襪的嘴發出了比剛才更加明顯的悶叫,此招果然奏郊乳根變小很多,鋼鏈這一圈比第一次用的少了一截,心怡高興地叫到:“你們看,狗狗的奶奶變大了,好可愛呢!”說著還不停地移動那和雅君鼻子相聯的臭腳,雅君這可慘了,本來不敢稍動的腦袋跟著心怡的腳一起動,遠看就好像雅君一定要聞心怡的腳,而心怡一直在逃避,當然事實不是這樣,此時雅君頭只要稍動慢一點就會引來一陣強烈的劇痛,終於心怡停下了腳,說:“幹嘛?你斷續呀,這麽慢,討厭!”雅君右手拉緊鋼鏈,左手迅速地把鋼鏈在左乳上再繞一圈,並以同樣的力度扯緊,好讓這第二圈用的鏈長不比第一圈多,然後雅君依法泡制了自已的右乳,此時已到了扣上鎖扣的最後關頭,雙乳之間鎖口還有3,4釐米的距離,但鏈子似乎已經不能再緊,雅君雙手力氣將盡,雙乳和鼻子奇痛難擋,幾欲暈倒。就在要放棄的一刹那,雄哥走到雅君的身邊,低聲說到:“堅持呀,小羊膏用力吧,這樣的難關你會度過,今天可以,以後你也可以!”雅君不知從哪來了一股力量,雙手一緊,隨著叮得一聲,幾釐米的空間消失了,乳根的痛苦瞬間爆發,雅君忘記了鼻子聯著心怡的腳,極快地將頭往上一仰,這次心怡的腳是受迫移動不由一驚,不過馬上覺得雅君現在姿態很美,因爲她此時全身的最高點是鼻子,而在此之上卻是自已的腳尖。以鼻子帶動一條腿的移動帶給雅君的當然是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楚,雅君的雙手本能地握住了心怡的腳,然後淚眼汪汪地看著自已的主人心怡哀求,“知道了啦!看你這樣子真可愛!”說完把腳踏在了雅君那漲痛無比的雙乳上,“好有彈性哦,果然舒服多了呢!以後多給你吃點春藥什麽的讓乳房再大一點。”說著就用腳揉著雅君的乳房玩了起來,過了10多分鐘才算停下,“咦,你在幹嘛?還有東西沒帶上呢!快點啦!”雅君順從地在再次摸索那一堆金屬,又拉出了一件奇怪的東西,一條黑色的粗鋼鏈,下面挂著三條細一點的鏈條,兩旁兩根也是黑的,中間那根卻是和乳鏈一樣精光發亮,雅君看著發呆一時不知所措,雄哥馬上在一旁解釋到:“這是加強的丁字褲,粗的那根黑鋼鏈在腰上系好,中間那根下垂的銀鋼鏈則要嵌入陰道肛門,並在後腰上鎖住,而另外兩根黑鋼鏈的作用是讓肛門徹底露出,用法是在系鋼鏈前先把屁股上的肉往兩邊撥,然後系住鋼鏈不讓屁股肉回復原狀,這樣這兩根黑鋼鏈才能在後腰鎖上,肛門也會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當然上面還壓著銀鋼鏈。由於穿上這東西不能性交,但以後性交是你每天必須做的事情,所以這銀鏈鎖是活鎖你可以打開,只須要按一下鎖上突出來的按鈕,但沒主人的允許不可打開,知道嗎?因爲你的排泄也是受主人控制的,但主人要求你交配,不管對方是什麽,男人的陽具,動物的陰莖,主人的腳,有生命的,沒生命的,你要快速地打開銀鏈,全身心地性交,性交完畢後快速地鎖好,注意從今往後你的性交物件是由心怡小姐決定的,也就是只有她的命令你才可以打開丁字褲。明白了嗎。”雅君吃力地點了點頭,眼淚終於流了下來,這種西要讓她深藏在屁股縫堛漣噙援M空氣接觸,要禁固並控制一個女生最爲珍愛的部位。

(6)
戴上可怕的加強丁字褲的雅君一陣虛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同時又嗚地一聲叫了出來,因爲穿了這個丁字褲一坐下就會進一步地扒開肛門,中間的銀鏈會進一步地嵌入陰道和肛門。:“你看你看狗狗的屁股向兩邊胖出來了!它的後門開了,真可笑,嘻嘻”雅君只覺陣陣涼風從後面灌入體內,難受已極,不禁挪了挪屁股,老闆受不住誘禍,大贊:“好屁股!渾圓著呐!”“是呀是呀,雅君同學你以後就挺著個大屁股去上課吧,哈哈!”雅君寞然地面對心怡的嘲諷,伸手拿起地上的一條鋼鏈,鋼鏈上聯著兩個大鋼箍,同樣也是箍身做得很厚,箍雖是極大,圈中空隙也是極小,難以想像可以帶在手上,不過的確雅君可以帶上它,因爲有強大地的機刮幫助她,先後“叭叭”地兩聲,兩個大鋼箍幾乎撞裂了雅君手腕上那細膩的皮膚,而剩下的鋼鏈卻是一條碩大的腳鐐,其物與手銬像似在此不再嗸述.“你站起來轉個圈讓大家看看!”心怡微笑著說道,雅君忍著手腕的劇痛緩緩地站將起來,站在雅君背後的人可以直接看到雅君那性感渾圓的大股屁和那沒有肛毛覆蓋裸露在空氣中的粉紅屁眼,而在她前面的人則可以看到雅君那塞著臭襪子的小嘴,被鋼制鏈條勒逼得高挺得乳房,和那緊繞著黑鏈的纖細腰肢,再往下看是一對淫穢地咬著銀鋼鏈的而沒有陰毛覆蓋的陰唇,以及那全身妖豔淫邪的紅綠紋身,雅君剛站起來時並沒有去遮掩自已那被刑具折磨著的胴體!但感到大家淫穢的目光和興奮的心怡,雅君就像觸電一樣揮動那帶著一米長的粗鋼鏈的雙手掩住自已的乳房和陰部,面頰潮紅,一對小巧的雙腳扭動著一個玲瓏,白嫩的大腳趾,其害羞之意可以從雅君身上每一個細胞堿搘X。心怡大怒“雅君!你有沒有搞錯!你怎麽可以掩住你自已身體,你的那淫賤的身體是我的財産,我現在要讓大家看!”雅君體內的奴性早以漸漸萌生,一聽心怡的話有理,馬上順從地把那拖著重銬的放在大股屁的兩邊,靜靜地看著自已的主人,同時全身的細胞也在興奮的燃燒,“嗯,還算乖,不過即然是展示這樣還是不夠的,你把你的大奶子挺起來,雙手放在自已的後腦,左手拿住右手腕上的鋼箍,右手拿住左手腕上的鋼箍,我不叫你停一下來你就一直像傻瓜一樣原地轉圈。”雅君雖然感到羞到極點,但似乎以經明白了自已的處境,幽雅地舉起兩隻拖得鋼鏈嘩拉拉直響的兩隻刺滿紋青的雙手放在自已的後腦,閉上眼睛輕輕地將自已的酥胸挺起來,兩隻小腳點地相互交錯,開始原地轉圈開始展示,衆人在欣賞之佘還可以聽到雅君全身發出的叮咚叮咚的金屬撞擊之聲,乳房也隨著雅君的腳步一顫一顰,同時全聲各處鋼器勒逼之處也奇痛難當。“東西不錯,雅君現在漂亮多了,嘻嘻!雅君你把我的襪子從你的嘴堮野X來說說你什麽感覺?”雅君如逢大郝,忙伸手在嘴堮野X一對又厚又臭的綿襪,輕巧地放在自已的兩肩上,隨之覺得自已嘴堥R出一陣惡臭!不不由得一陣噁心,“你什麽感覺呀?雅君同學?說說看嘛!”“全,全身好痛,下面一動就痛得要死,還。。。還有襪子臭死人了。”“臭死人了?你是人嗎?對了你喜不喜歡帶上這些嘛?”“嗯。。。總之是,是喜歡的!”“哼,言不由衷嘛,不過不管你喜不喜歡這些東西除了手銬腳鐐和那個狗項圈,你全部要帶一輩子,嘻嘻!”“我知道了,心怡!我們走好嗎?這堻o麽多人我羞也羞死了。”雅君衰求到,“哼!以後有你羞的,也好我們走吧!老闆大叔錢我爸爸會給你,他是不是在這堜韙F一部車?我現在開走!雅君你把襪子塞回去,四肢著地跟著我爬!”“是,心怡,雅君把襪子使勁塞回嘴中,忍著肛門和下陰的劇痛再一次像狗一樣地趴在地上,把項圈上的手鏈用雙手舉過頭頂,讓心怡著手可及,心怡順手牽了過來,就和對狗一樣說道:“噓,走吧!”雅君嘴中有物說不出話來,嗚了一聲就跟著心怡的一雙赤腳爬了起來,老闆在他們身後大叫:“小姐小姐你的鞋子。”“噢,都差點忘了,雅君你去幫我拿來,我現在不想穿!。”雅君愣得趴在地上不知所措,看著心怡,“下賤東西!這都不會?你把兩隻鞋子的鞋帶打個結,然後繞在自已的脖子上,繞兩圈!讓鞋口罩住你的鼻子和嘴巴,要讓你的呼吸都經過我的鞋肚子!明白了嗎?”雅君只感此法極其不妥,不過想不出其他好辦法,同時又是心怡的命今,無奈只得屈辱地照做,不久兩隻臭鞋緊緊地罩住了雅君的口鼻,雅君呼吸不暢,而又悶臭噁心,立馬臉如紅玉。“跟著我爬,去車庫!”說完就赤著腳走了起來,雅君則像一隻極下賤的狗追著心怡的腳丫,心怡走了一回,突然停下,雅君不料,撞在了心怡的腳上,心怡回頭一笑:“你這笨狗,笑死了人了。”說罷走得更快了!雅君剛學爬行不久,加上重鐐加身!雙腿齊動,加劇了鋼鏈在陰部的磨擦,不過雅君還是忍著劇痛爬行著,終於大家來到了車庫,老闆給心怡打開了車門,說道:“小姐請上車”心怡用髒腳踢了一下雅君的額頭說道:“你不是人!你爬到後備箱堨h當貨!”雄哥不言,打開車子的後備箱,雅君艱難地爬了進去,卷起來身來,等著雄哥關箱,老闆突然說:“對了心怡小姐,你是我們的大課戶一定有下次的生意的,這次小店送你一箱春藥!是獸醫店雜交用的,極是猛烈!你看還合適嗎?”“不錯呀!老闆你想得真周道!拿來也放去後備箱吧!”雄哥一看箱內,說:“小姐空間不夠!”“不管,擠進去!”心怡堅持自的意見,老闆說道:“擡過來。”只大漢搬來了一個大的鐵皮箱對雄哥說:“放得進去嗎?”“沒問題,你放心。雅君你現在聽我說,以後你以後是一件比貨還下賤的東西,在後備箱中你要以貨的空間爲前提儘量地縮小自已所占的空間!現在我來教你!首先你把脖子低下來,直到頭碰你的乳溝,我知道你的項圈很高,會很痛若但你要忍耐!同時把腿也屈起來!直到膝蓋碰到自已的嘴唇,放直腳板。現在你屁股的最前端就是裸露的肛門,你就讓腳板和肛門同高,一會箱子放進來你就用肛門和腳板頂住箱子,知道了嗎?”雅君含淚點了點頭,然後以極其不自然的方式卷起起自已!雄哥則把一大箱的春藥勉強插入了雅君極辛苦才掙取來的空間,然後蓋上後備箱,雅君就此忍受著全身的酸痛,口鼻的悶臭以及無限的黑暗!心怡看著雄哥極其能幹,心中一動,說到:“雄哥你和我一起回去!老闆你把雄哥雇給我!好嗎?”“這。。。雄哥很是能幹,我也是極是依賴的呀!”“討厭多給你錢嘛!好不好嘛?明天你向我爸開價!一定不讓你失望便是!”“即然心怡小姐這麽說了,那就這麽著吧,雄哥你去吧!不要回來了。”老闆嘴上說著,心堳o在想著明天怎麽開價,雄哥極冷靜地回到:“明白!”說罷坐到了心怡的後車位上,心怡一看嬌滴滴地說道:“雄哥你來坐到副架駛過來!我們這就走了!”“瞭解,小姐!”說罷雄哥換了坐位,心怡則用赤腳踩下離合器,開車走路,夜色朧朧,一車如豆,載著一隻不知道是人還是狗的東西向著雲都大學駛去。。。。。。。。
雅君從來沒有如此坐過車,只覺後備箱堹隡鶷妤`,悶鬱難當,加上車行顛簸,只把雅君搞了個七暈八素,直欲嘔吐,幾盡不耐之時只覺自已赤裸的身體往前一沖,原是車了下來!後備箱開,灌入了一陣夜風,雅君深吸一口氣,享受著這難得一有的清爽,“賤種!爬出來!”心怡不耐煩地叫到,雅君掙扎了一下,極力將兩隻彎曲至極至的白如玉塊又點綴著幾朵牡丹花的大腿奮力抽出後備箱的限制,頂著腳腕上的腳鐐重量舉起來,挂在後備箱沿邊,屁股儘量往上擡,不料一下用力不穩,支地一聲從後備箱上滑了下來,一時間雅君的叫聲,大堆鐵鏈撞在地上的嘩啦嘩啦聲,響成一片,而雅君背上的皮也被車上的鐵皮刮去一層,雅君四支著地,呼呼地喘著粗氣,只感夜風極冷,而背上卻是火辣辣地極燙,眼淚卻也在眼中轉悠了起來。“把你口堛瘧子,嘴上的鞋子,拿出來給本小姐穿上!。”說完就坐在了後車位上挂出兩隻赤腳一蕩一蕩,閉著嘴,雙目烏溜地看著雅君,雅君冷得雙手瑟瑟發抖,伴隨著手鏈的叮咚之聲,在腦解開了緊綁著的鞋帶,放在自已嘴邊的土地上,心怡雙目一晶“咦”地一聲,一腳踢在雅君的額頭上,雅君不解何事不對,只能舔著心怡那只踢自已的腳,以掙取時間思考哪里出錯。雄哥在一邊輕輕地說:“先把鞋子放在自已的背上,放在這麽髒的地上不行!”雅君大悟,恭敬有加地把鞋子,舉過頭頂,放在鋼制項圈的之後的背上,再不敢亂動,保持平衡不讓鞋子落地,爬到心怡的腳下,心怡的腳用雙手托起,輕輕放於自已的左右兩肩,雙手入口嘴輕輕掏出兩雙又厚又臭的白襪,“先不慌穿襪子!我的腳髒啦!你給舔乾淨了,然後放在你乳房上擦幹,明白嗎?”“明白了。”還沒說完心怡又是一腳踩在雅君頭上:“叫我小姐,什麽心怡,這是你叫的嗎?你真的很笨呀!”雅君急道:“是,小姐。請小姐寬坐。”心怡嘻地一聲把雅君頭上的赤腳擡起,放到雅君的嘴前,:“舔吧!仔細點呀,腳趾縫堛漲禱砟]要舔出來吃到肚子堨h喲!”“明白!小姐。”說著把用雙手輕輕地托著心怡的腳,伸出舌頭舔了舔白玉般的腳指,舌頭上覺出一點鹹味,雅君這第二次舔腳,雅君心中的羞恥大爲減少,反有一陣欲火中燒,不由用力將舌頭伸入心怡的腳趾縫堙A大舔特舔起來,口水也不斷湧出,舔到後來,居然還發出噠噠之聲,“嘿嘿,雅君越來越有狗樣了,呵呵。”隨著雅君賣力,心怡也把衆腳趾在雅君口出扭動。直舔了10多分鐘,只把雅君的腳舔得油光發亮,“好了,瞧你那賤勁,給我擦乾淨了!”“是,小姐,賤奴我知道了。”說罷將心怡的腳抱入自已的乳溝之中,搓動雙乳,幾下就把心怡的濕腳擦得乾乾淨淨。心怡用腳底擦了一下雅君那美麗的面孔,嘻嘻地說道:“弄得挺乾淨,你就是做奴隸的料,天生的,天生的呀!”“是小姐,犬奴我是您奴隸,天生的!小姐您請伸腳穿襪。”“嗯,用嘴給我穿襪子,你的髒手不要碰我!”說罷把腳送了過來,說道:“穿吧!”雅君只得叼起襪子往心怡的腳上套,由於口技不夠熟練,直弄了一刻鍾方始將雅君的兩隻襪穿上了,“穿得太慢了讓我等這麽久!明天不給你吃飯!”雅君低著頭不敢在說什麽,咬起鞋子來給心怡穿上。心怡把雙腳又放在了雅君的兩肩上,向著雄哥問道:“我們怎麽上去呀?寢室不讓男人,還有這赤裸的狗上去!”雄哥說這好辦:“把箱堛漪K藥放在書包堙A把雅君關到箱堙A我給您杠上去,就說我的搬運工,想來亦無破綻!”“嘻嘻,雄哥叔叔真是聰明,就依你的!”罷雄哥要去搬箱,心怡急道:“雄哥叔叔你不要搬,這種重活讓這賤狗做嘛,來!你坐到我旁邊來,我們看這牲畜幹活,雄哥聽即轉身坐到心怡的旁邊,微微一笑,說道:”如此妙極!”心怡用晶晶亮的眼睛看著雅君,嘴角微笑,拖長那輕脆的口音說道:“雅君---”“是,小姐,我去搬箱!請問我能站起來一下嗎?”“可以要搬東西嘛,不過要爬到旁邊再站起來,你就算站起來也不過是一個會站起來,會說話的狗,知道嗎?”“知道,雅君是狗不是人,雅君明白。”“嗯,去搬吧!”雅君所扭動著那個被鋼鏈扒開的屁股,向汽車的後備箱爬去,裸著身體站起來,將鐵箱搬了出來,雅君身上的鋼鏈已是極重,加上這鐵制的大箱,雅君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在用力,在鋼鏈的勒逼之下青筋浮於肉上,雅君把箱子放在了地上,但由於力有不逮,箱子砸到了自已的腳趾,雅君痛的不敢發聲,痛得蹲了下去,撫著自已的腳趾,閉上雙目,長髮從兩側披至雅君的臀部,人也縮成了一團。心怡不來理會雅君,:“快,爬進去吧。”“是…是,小姐。”雅君痛得聲音發顫,抓起拖在地上的腳鐐,勉勉強強地跨入鐵箱,然後雙膝一屈,在冰冷的鐵板上跪坐起來,雄哥上前將箱蓋壓下,雅君的頭也只能隨著鐵蓋緩緩彎曲,直到和身體成90度,整個身體成一個Z型!雄哥“哢”地一聲鎖上箱子,杠在肩上說道:“走吧。”心怡拿起兩大袋從箱中拿出的春藥,邁著比雄哥快一倍的步伐緊跟在後面,向寢室樓走去,一陣風吹過來直把心怡吹了個哆嗦,“今年這天變冷好快,這才初秋呀,真討厭!”“是呀,天冷了,回寢室吧!”雄哥喃喃地說著。
這一進寢室樓,樓下的宿管員(其實一阿婆是也),急得就和天蹋下來一樣地迎將上來,:“唉喲呀,我的心怡小姐!你去哪里了呀?你可是校長的千金呀,你出什麽事我可怎麽辦呀?咦這又是誰!”(與一般阿婆一樣,此人也有說話快而亂,問題煩而多的毛病)心怡白她一眼,說道:“知道了大媽!晚上我去辦正事,我爸知道的看吧你急的!”“唉喲!那你也和我說一下嘛,人家這樣道也罷了,你這千金這樣還不是要急死我呀,對了這箱子….”“這箱子裝得什麽?你怎麽這麽多事?我的事你也要管,你煩死啦!冷死了,我要上去睡覺了!你關門吧,真是的!”說完不等阿婆反應就往樓梯上走,雄哥反應極快跟著上去了,留下那阿婆一人喃喃嘟噥:“什麽東西神神秘秘的,這種千金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麽東西!唉,人家的事我不管,我從來不多管閒事。不管閒事!”說話的時間,阿婆沒有浪費,因爲她把寢室樓的門關了,不過在門還有一條逢的時候,一陣寒風湧入又讓她嘮叨起來:“什麽天?冷得這麽快?老太婆我快去睡覺,凍死了凍死了!”擺脫了阿婆雅君和雄哥來到寢室,夜深人靜,這鐵箱入室當真人鬼不知(當然阿婆除外,也正是阿婆後來…….),“還是寢室媟x和”說著雄哥把鐵箱放在寢室中間的地上,心怡把兩大袋春藥放在了雅君的桌上,雄哥彎腰正要開箱,心怡輕輕說道:“等一下!雄哥叔叔,我去把窗戶和門都關上,告訴你一個秘密!這個二人寢室有高科技的ESS隔音設配!就算堶惘A大動靜外因就算貼著門也無法聽見喲!”“ESS隔音?那不是集醫學與電子科學一體的地下高密科研機構嗎?他們出的産品應該不是用來做商業用途的吧。”當雄哥自言自語之時,心怡已將門窗全關開起空調換氣。至此小小的二人寢室以成了與世隔絕的安樂鄉。“雄哥叔叔開箱子吧!”雄哥應了一聲,打開了箱子像拎牲畜一樣地把雅君提了出來,扔在地上,一陣尖叫和鐵器碰撞之聲隨之而來,雄哥微笑地對心怡說:“這樣外面也聽不到?”“你放心聽不到,嘻嘻,雄哥叔叔好像來精神了嘛!”“自然精神了,小姐如此做法,我很出來了,小姐以後想怎麽做,雄哥也知道!”“是嗎?雄哥你這麽厲害?說來聽聽!”“那就恕我直言,小姐請我來除了調教雅君之外還要我做你的男人,但不能讓邊人知道,所以要把窗子關起來!”雄哥瀟灑地說著。心怡臉刷地一紅,雅君也跪坐在原地鄂然發呆,寢室一下子沈沒了,良久心怡扭扭涅涅地說道:“那你也喜歡這樣嗎?雄哥!”“求之不得!不想此等好事被我雄哥碰到了!”雄哥有點興奮起來,繼說道:“不讓人知還有一個要求就是我將足不出戶,這個學校看過我雄哥的人除了你心怡還有就是那宿員阿婆!不過她現在估計以經認爲我這搬運工已翻窗走了!”心怡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一把抱住雄哥雄健的身體,叫到:“雄哥你好厲害怎麽什麽都知道!”雄哥將心怡抱到自已的膝蓋上,說道:“不過我還有很多問題想問將於你,心怡,你有很多事我還不清楚!請必有問必答不然我不做你的男人,因爲我不要不瞭解的女人!”心怡斜了雄哥一眼,咬著牙說:‘那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我今晚就全告訴你!””小丫頭片子憑地多事,什麽要求說來我聽。”雄哥捏了捏心怡那可愛的鼻子,“就是以後我們三個在這堨肮﹛A雅君只許讓我玩,你不能玩,看也不能我看一眼,我玩到不懂的地方你再來教我,除非我外出有事你也只能給它拿點東西吃,不讓他死,你不許和她說話,不許碰她!行不啦?”雄哥哈哈一陣大笑:“說到,我以爲是什麽事呢,原來你吃這條狗的幹醋呀,調教對我來說是工作,我早就煩了。再說有了你這人我還要那條狗做甚?”心怡見他答應,大是高興,對著雅君說道:“我要坐在雄哥懷堜M他聊天,我的兩隻腳一隻擱在你嘴堙A一隻腳的大腳趾要玩弄你的陰蒂,你的兩隻手就托住我的兩隻腳,聽清楚了嗎?”“聽清楚了,小姐!”“爬過來給我脫鞋襪“心怡輕輕地往雄哥懷堣@躺,舒開雙腳放在了雅君的兩隻手上,雅君再一次用嘴給心怡脫去鞋襪,伸手到背後解開了全身唯一條自已能解的丁字褲,見心怡右腳的大腳趾已經堅了起來,閉了眼睛就把自已那沒有陰毛覆蓋的陰道用力套了上去,心怡的腳趾馬上開始摳弄起雅君的陰蒂,直把雅君弄得痛不欲生,不過也自有一種快感,很想浪叫幾下以舒情懷,但又怕影響雄哥和心怡的談話,只能開著口喘起氣來,心怡看准機會把左手放進了雅君的嘴堙A說道:“舔腳!”雅君奴性大發,從吼嚨堥H悶地發出:“是,小姐”的聲音,心怡嘻嘻一笑,說道:“兩隻手托住了,不要讓我的腳掉下來,我可要鬆勁了,小賤狗。”雅君兩隻手向上擡了擡,以示明白,此時雅君下體以經流出了淫液,不過這還剛開始,因爲雄哥和心怡今晚的談話要進行2個小時!
(待續)

ly1306818 發表於 2009-11-8 09:07 PM

雅君兩隻手向上擡了擡,以示明白,此時雅::87:: ::87:: ::87:: ::87:: 比较有感觉

qq442693163 發表於 2010-4-12 06:07 PM

雅君兩隻手向上擡了擡,以示明白,此時雅   ::87:: 比较有感觉

zhulin1315 發表於 2010-5-27 01:31 AM

勁了,小賤狗。”雅君兩隻手向上擡了擡,以示明白,此時雅君下體以經流出了淫液,不過這還剛開始,因爲雄哥和心怡今晚的談話要進行2個小時!

留下你的初夜 發表於 2010-6-16 06:15 AM

顶下

b218221 發表於 2010-6-22 07:48 PM

,内容

rainaclhy 發表於 2010-6-22 07:59 PM

顶下,
呵呵

ck1985 發表於 2010-8-21 01:44 PM

虐欲研究所

Leozhuang 發表於 2010-9-18 10:42 AM

昨晚上去东莞桑拿回来写的体验报告,大家顶顶:
[url]http://www.la-forum.org/ons?271555-1.html[/url]

769179491 發表於 2010-9-20 06:01 PM

好文啊,我很喜歡這個文章

chen369951 發表於 2010-9-21 02:11 PM

标题1111

内容3562555555

levy2011 發表於 2010-9-29 08:28 PM

续集呢

gexuhang00120 發表於 2010-12-2 03:54 PM

K.....

c5171984 發表於 2010-12-2 03:56 PM

::23:: ::23:: ::23:: 奴系列的讚喔
感謝分享

awp123456789 發表於 2012-10-2 10:35 PM

賢惠后看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